BOOKWALKER中文電子書 - 編輯推薦

好書推薦

因為真心喜歡,
所以希望你也看看。

好書推薦檢索
類型:

追逐怪物的人

作者 : 權日勇 ╱ 譯者 : 黃莞婷

書籍介紹

文學.小說

取材自真實事件,詳盡扎實的案件調查過程!
「從此以後,我的生活都離不開這種怪物了。」

推薦者:高寶集團
2021-06-21

 

【序文】

 

  一名戴著厚手套的刑警謹慎地拿起便條紙,因為在犯罪跡證上留下警方的指紋是一件丟臉的事。刑警使用的指紋採證工具主要是毛筆、指紋採取粉末和日本生產的指紋採取膠片罐,他打開了膠片罐的蓋子後,將指紋採取粉末灑到便條紙上,再用毛筆輕輕地刷拭。這是性侵案的現場,狡猾的強姦犯沒留下任何跡證,現場只有一張便條紙,假如執法單位在便條紙上採取不出強姦犯的指紋,那麼案件搜查會就此斷線。此起案件發生在一九九〇年代中半,監視器尚未普及的年代。

 

  這名刑警是一九八九年警察綜合學校畢業生,雖然他的警察綜合學校畢業成績沒其他人優秀,不過畢業之後,他還是考上了第一六〇期警察機動部隊公開招聘巡警一職。一九九〇年代初期,當時的韓國總統盧泰愚(노태우)政府向犯罪分子宣戰。身手矯健且體力好的刑警均投身逮捕黑社會份子的行動中,效法警察前輩的以暴制暴作風。一九九三年七月是韓國刑警第一次接受指紋鑑識教育,不靠拳頭靠毛筆就能抓住犯罪者的搜查方式引起了警察們的興趣,更甚者,受過指紋鑑識教育的警察們在採取支票上的指紋時,還自行摸索出用熨斗熨燙後採證效果更佳的小竅門。

  

  刑警一切遵循學過的步驟,將毛筆掃過了沾上粉末的便條紙,找出手指頭的汗毛孔特性,最後將採取到的指紋特寫照上呈警察廳。根據當時的法律規定,警察廳負責保管所有存有前科嫌犯及前科犯的指紋微型膠捲。

  

  當時是沒有網路和數位資料庫的年代,所以警察廳職員必須一一比對刑警上呈的指紋與警察廳保管的微型膠捲指紋紀錄,在這起案件中,警察廳職員幸運地發現了一致的指紋,警方得以順利逮捕強姦犯,後續追查該名強姦犯是否涉嫌其他罪行,追查結果指出該名嫌犯有三十多起強姦及性騷擾案件的前科紀錄。除現行刑責外,該名強姦犯被追加刑度。這起案件創下了該年度韓國全國一線警局憑藉指紋鑑識破案中的最佳實績。對此,權日勇眉飛色舞,即便警察廳指紋調查負責人故意發牢騷,「日勇,不要再送案子上來了」,仍然影響不到權日勇的好心情。

 

  除了權日勇之外,還有另一名為鑑識和科學搜查著迷的警察。這位警察曾是一名夢想就讀電視新聞學系的馬山學生,他認為電視節目製作人是一種從無生有的文化創意工作,因此希望出社會能投身電視節目製作人一行,遺憾的是,貧窮限制了他,最後他在一九八三年以第三期警大生身分進入警大。他是同期警生中數一數二的書痴,什麼書都看的他就連未來學大師艾文‧托佛勒(Alvin Toffler)的書也讀得津津有味。他比較韓國經濟發展趨勢與美國社會變化,大膽預測在不久的將來,韓國會發生連續殺人事件。美國聯邦調查局的調查官約翰‧道格拉斯和紀實文學作家馬克‧奧爾謝克(Alvin Toffler)合著的罪案調查回憶錄《破案神探》開闢了一條新的道路。約翰‧道格拉斯是全世界第一位整理介紹犯罪側寫師概念與組織體系的人,《破案神探》同名美國影集也改編自他本人的真實故事,他同時也是美國犯罪側寫師之間公認的「教父」。

 

  書痴警察的名字只要聽過一次就很難忘記───尹外出。這不是個常見的名字,字義是「在外家出生」。尹外出時常聽到人說自己名字很特別,不過真的認識尹外出的人就會知道他的思維模式比名字更特別。尹外出於一九九〇年中被派任至首爾地方警察廳鑑識科。

 

  警察大學是為了栽培警察幹部而設立的大學,二十多歲的應屆警大生畢業後會被任命為警衛。這和士官學校應屆畢業生的階級是一樣的。警衛的地位階級等同於派出所所長。在其他警大三期同期生埋首準備升職考試或司法考試時,尹外出從他當時上司───鑑識組長身上習得了鑑識和科學搜查的樂趣,爾後他在鑑識班服勤超過八年。尹外出的職業生涯管理有異於他的同期們,因此升遷速度比他們慢了四到五年。從他警大畢業任職警衛到一九九三年升為警監,其中有八年的時間遲遲無法晉升。

 

  比起無趣的升職,尹外出選擇了有趣的工作。他認為多一名為科學搜查瘋狂的警察並不壞。他在鑑識科工作期間,確信了科學搜查有助減少含冤莫白的無辜者。一九九〇年代初期,在某家旅館中發現一具被勒死的女性屍體,而和死者一起投宿那家旅館的警官男友遭指認為犯罪者,警官男友否認犯行,由於現場未能完善保存,是以無法斷定死者正確死亡時間,最後警官男友被判有罪,事後,執法單位才在警官男友服刑期間抓到真兇。這起案件讓尹外出更加切身感受到科學搜查體系化的重要性。現有的科學搜查方式和全新的搜查方式的落差是尹外出認為科學搜查體系化重要的原因之一。

 

  一九九七年,尹外出當上了首爾地方警察廳鑑識科科長。他向警察廳高層提議將「鑑識系」改名為「科學搜查系」,並且提議在全國一線警局都設立「科學搜查組」。那時韓國警方對於這方面的用語極其生疏、匱乏,CSI──即「犯罪現場搜查」(Crime Scene Investigation)尚未成為警方慣用用語,數十年來警方僅把現場搜查作業統稱為「鑑識」,進行指紋、筆跡和血跡調查的工作人員也僅稱為「鑑識要員」、「鑑識班」,然而「科學搜查」一詞的概念非但包括鑑識,同時包括了分析所有犯案現場跡證以及建構犯罪者特徵的犯罪側寫。

 

  尹外出的行動尚未停止。二〇〇〇年一月首爾地方警察廳科學搜查系出現的第一個犯罪側寫相關職級,正是「犯罪分析組」,由於設立犯罪側寫相關職級是一種全新的嘗試,因此警方內部反駁聲四起,為了減緩爭議,使用的不是「犯罪側寫師」或「行動科學組」這種意義明確的詞彙,改用了犯罪分析組,刻意模糊焦點。

 

  單槍匹馬的唐吉軻德無法獨自取勝,當時首爾地方警察廳刑事科長姜熙洛(강희락)先一步預想到犯罪的未來,大力支持「唐吉軻德」尹外出的想法,非依照一般慣例,由首爾警察本廳率先進行職改,同意了下層首爾地方警察廳先行創立新設職級的冒險行為。職改不可避免地需要投入金錢和人力。公務員組織內的多方競爭、政治角力與互相牽制都會左右到金錢與人力支配。

 

  一九九九年年底,尹外出看中了東部警局一名熱血衝動的指紋鑑識要員,他聽說該名要員憑藉一張便條紙上採取的指紋逮住了強姦犯,美國犯罪心理學家布倫特‧特維(Brent E. Turvey)的著作裡曾提過:「優秀的犯罪搜查官有很高的機率成為優秀的犯罪側寫師。」尹外出看中的要員叫做權日勇。權日勇欠缺的不過一紙心理學碩士學位證書,但他有著對科學搜查的強烈熱情及親赴現場的活力。

 

  一九九九年某個冬日,這位熱血衝動的鑑識要員接到一通來自首爾地方警察廳新設科學搜查系系長的電話。同年年初,首爾地方警察廳將數十年來全國警察使用的「鑑識系」大刀闊斧地改名為「科學搜查系」。一九九六年,權日勇曾和警大學長尹外出有過幾面之緣,因此對尹外出留有印象,不過學長這個稱謂顯得兩人關係生疏。權日勇和尹外出兩人回想當時的對話如下:

 

  「我是首爾廳科搜科科長尹外出。」

  「您好,您過得好嗎?」

  「這幾年來,我一直留心觀察著權警長你。年紀輕輕卻屢創指紋鑑識的破案實績,你有洞察犯案現場的眼光。」

  「您提這些話的意思是?」

  「有一份職務叫做犯罪側寫師,主要在分析犯罪者的特性與心理。你要不要到首爾廳來和我一起工作?」

  「什麼?我不會說英文。」

 

  權日勇婉拒了尹外出的邀約,「犯罪側寫」(Criminal profiling)是個過於陌生的字眼,一來權日勇不會說英文,二來他在日山的指紋鑑識工作做出了樂趣,也打算像其他公開招聘同期巡警一樣準備升遷考。如果在此時人事異動,權日勇得考慮換部門會帶來的影響。

 

  然而,權日勇和尹外出通話之後,尹外出的一句話──「要放眼未來」,猶如在權日勇的指尖扎了根刺般,不斷地縈繞在權日勇的心頭。煩惱一月有餘的權日勇最後拿起了電話,告訴尹外出自己有心一試。他同意不久後的將來,韓國社會會像美國社會一樣,連續殺人案與隨機殺人案的案發頻率會愈來愈高,警察內部確實需要能解決這一類型罪案的犯罪心理專家。喜出望外的尹外出遂向權日勇詳細介紹職務內容。

 

  二〇〇〇年二月九日,「唐吉軻德」尹外出下達一紙調任令到日山給另一名唐吉軻德,也是韓國警方的第一位犯罪側寫師。

 

  本紀實性書籍紀錄著兩位唐吉軻德創立韓國最初的犯罪側寫組以及追蹤犯罪者的成長過程。借用某位紀實文學作家的表達,本書不單單是權日勇和尹外出兩名人物的傳記,而是觀察著他們以何種態度面對新穎的搜查方式,將其導入警方搜查體系的傳記。

盛夏裡的秘密 許玲玲Sindy數位寫真(含影音)

作者 : 許玲玲 ╱ 攝影 : 達文西

書籍介紹

一般.實用書

在這炙熱的夏天裡,
我想要和你分享我的秘密……

推薦者:尖端出版
2021-11-17

 

 

擁有105公分長腿,精緻臉龐的許玲玲Sindy終於發行個人數位寫真,平常因從事平面模特兒工作,有著明淨清澈,燦若繁星的大眼,再加上醉人甜美笑容,更不用說其高䠷完美比例九頭身,早已擄獲大批粉絲的心。這次與知名攝影師達文西合作,打造令人驚艷作品,挑戰最大尺度,總頁數近400頁,並隨附精彩側拍花絮影片八支,CP值爆表,絕對值得珍藏。

里亞德錄大地(01)

作者 : 月見だしお

書籍介紹

漫畫

遊戲最強玩家「技能大師」之一,
傳說中的高等精靈葵娜怡然自得的異世界冒險譚!

推薦者:青文出版
2021-09-17

 

香江神探福邇,字摩斯

作者 : 莫理斯

書籍介紹

文學.小說

當時空從19世紀末英國,挪移到晚清殖民地香港,
當頭戴獵鹿帽的福爾摩斯,變身為留長辮的滿洲鑲藍旗福邇……

推薦者:遠流出版公司
2021-09-30

 

 

推薦序

 

就算不談推理,也是一部驚人的歷史小說

陳浩基(作家)

 

  向各位介紹作品前,我想先談一下跟作者莫理斯兄認識的經過。

 

  二○一九年七月我獲邀擔任香港書展幾場講座的講者,首場完成後有小型的簽書活動,我就坐在台前,接過一位位讀者遞過來的書,仔細地簽名。簽名前我會先問對方要不要寫上款,有時更會請對方在紙條上寫一下,畢竟我現在只習慣用鍵盤打倉頡碼,怕不小心寫錯別字貽笑大方。當我像工人在工廠生產線上流水作業時,一位先生遞來我的某部作品,我便公式化地問道:「要寫上款嗎?」

 

  「啊,好,我叫莫理斯。」

  這句話令我霎時抬頭,錯愕地大嚷:「你是《神探福邇,字摩斯》的莫理斯?!」

  「你有看過?」莫理斯也同樣地掛上驚訝的表情回應。

 

  對,當然看過。《香江神探福邇,字摩斯》的港版(港版書名少「香江」二字)當時已出版了一年多,身為推理迷很難不注意,而且作品水準相當驚人,我買來稍讀後已跟台灣的推理圈友人推薦,甚至跟來港的日本朋友介紹這本推理小說如何精巧有趣。我沒料到的是竟然有機會跟作者相遇,而且對方更反過來找我簽名。

 

  《香江神探福邇,字摩斯》如何優秀,我想難以三言兩語說明,在不劇透的前提下,我只能說這是一部「兼顧全方位」的傑作。重撰、改寫《福爾摩斯探案》在歐美和日本都有不少例子,遠至艾勒里.昆恩,近至安東尼.霍洛維茨都有寫過,日本也有島田莊司和松岡圭祐等名作家參與,而將福爾摩斯挪移到十九世紀末英國以外的時空,則有英國BBC製作的影集《新世紀福爾摩斯》(Sherlock)和美國的《福爾摩斯與華生》(Elementary)等等,它們將人物和案件放到現代倫敦或紐約,以時下角度重新演繹改編經典故事。無論是仿作或是現代改編都具有一定難度,前者要考慮如何模仿原作者柯南・道爾爵士的風格、貫徹原有角色的個性,後者則要比較時代差異,針對環境變遷帶出新觀點和新趣味。

 

  而莫理斯在《香江神探福邇,字摩斯》做的,卻是融合兩者的高難度動作。

 

  莫理斯藝高人膽大,沒有將福爾摩斯的故事現代化,但將它「平行轉移」到地球的另一面,以亞洲城市、亞裔人物來取代歐洲舞台和角色。作者一方面要做大量歷史取材,確保故事背景符合十九世紀末的香港風土人情,另一方面要將文化差異加進故事裡,置換原典的元素以突顯本作的獨特風味。

 

  本作故事發生在一八八一年——跟原作一樣——如何將一百多年前的香港風貌栩栩如生地描繪出來已相當困難,莫理斯不但充分展現出他對當時環境的理解,還在字裡行間加插不少漢學知識,令角色更見生動,仿如歷史人物真實呈現。《福爾摩斯探案》備受推崇的其中一個原因在於它的生活感和寫實性,當時在《岸濱月刊》(The Strand Magazine)連載,讀者就覺得福爾摩斯跟他們一樣生活在同一座城市,每天讀《每日電訊報》、走在倫敦西敏市貝克街的路上、和蘇格蘭場的警官討論罪案。而莫理斯在《香江神探福邇,字摩斯》也能寫出相同的韻味,創作出一個真實度滿分的昔日香江,讓主角們遊走於那個被遺忘了的舊城市的街角巷弄之間——可別忘了,柯南・道爾寫的是他每日看到的東西,莫理斯卻寫出了他沒經歷過、他曾祖父輩身處的世界!就算不談推理,本作也是一部驚人的歷史小說。

 

  剛才我以「全方位」來形容本作,就是想說除了歷史元素外,本作的推理性也是非常出眾。改編最困難之處,在於要考慮兩種讀者:一種讀者有讀過原典,另一種沒有,而這個差異足以令一部作品的評價差天共地。一些戲仿作品毀譽參半,就是因為有些情節只有熟悉原作的讀者/觀眾才懂好玩之處,而沒看過原作的只感到莫名其妙。要令兩種讀者都滿意,只有做出「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才能成功,即是沒看過原典的人能從故事獲得足夠的娛樂性,看過的卻能進一步讀出作者改編的用心。本作在這方面堪稱超一流,沒讀過《福爾摩斯探案》的讀者固然能夠放心閱讀,作者沒有刁難新入門的推理讀者,而對「福迷」而言便是驚喜處處,大量細節跟原作連結,越熟的越看得過癮。莫理斯甚至在一些情節中故意顛覆原作,您永遠不知道故事的流向會跟原典一樣,還是作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這帶來與別不同的閱讀體驗。

 

  雖然莫理斯未必有意圖借古喻今,但清末香港在風起雲湧的世界局勢間,或許和現代有幾分相似,我們透過虛構故事,也可以延伸思考社會問題,以及如何自處。《香江神探福邇,字摩斯》的故事發生時間,是在一八九八年英國與清政府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之前,亦即是當時的「香港」只有「香港島」和「九龍半島」兩片領地,「新界」這名稱根本不存在,只有「九龍界限線(現界限街)以北、廣東深圳河以南」作為地域代號。英國逼迫大清簽下這份無償的不平等土地租約,最大目的並非要從清政府取利,而是為了應付其他歐洲強豪對英屬香港的軍事威脅(條約有英軍接納清軍協防進駐的細則,雖然日後事態發展令原意失去)。那是一個比今天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動盪時代,我相信讀者對歷史認識越深,就越能應對未來社會的急遽變化,這是一本寓教於樂的傑出作品。

 

  我和莫理斯兄相識後,每次碰面都會談及推理的種種,也很高興有機會跟他合作,與香港一眾推理作家合撰《偵探冰室》這系列的短篇集。他是我認識的作家朋友中最擅長寫古典詭計的推理作者,也因此我十分期待本作跟台灣讀者見面,更期待在不久的將來能讀到《香江神探福邇,字摩斯》的續篇。福邇和華大夫的精彩冒險,才剛開始而已!

 

推薦序

 

穿越遍地腐爛與死亡,孤獨偵探血仍未冷

盧郁佳(作家)

 

  福爾摩斯思考時拉小提琴,福邇拉胡琴,把西方小提琴曲改編成胡琴演奏,說胡琴是行乞賣藝的平民樂器,權貴瞧不起,但他情有獨鍾。似乎象徵把《福爾摩斯探案》重新融鑄成港版:推理小說是大眾娛樂,勢利眼瞧不起。書業崇尚翻譯,本土次之。六○年代《黃河大合唱》改編為鋼琴協奏曲《黃河》,將陝北民謠風格用管弦樂編制在北京民族文化宮演出,西裝見客,視為超英趕美民族復興。半世紀後,他想用胡琴拉小提琴曲,讓福爾摩斯穿上長衫馬褂吸鴉片破案。

 

  《香江神探福邇,字摩斯》將福爾摩斯從十九世紀末倫敦大霧中的貝克街,挪過大半個地球,瞬間橫移到同時代的香港上環荷李活道,化為留學歐洲日本,博學優雅的貴族滿人青年福邇。助手華笙大夫,則是在左宗棠麾下收復新疆的福州軍官,武功過人。因戰爭重傷,再起不能,黯然退役。未能衣錦還鄉,無顏見父老。遂在航行回福州老家途中來到香港,棲身在中環石板街的中藥店裡為人看診。

 

  原來華笙當初武試中舉,好比選手進奧運就要拿金牌,期待立功封賞一路升遷,御賜牌坊表彰科第功勳,光宗耀祖。從陞官圖半途隕落,令人難以承受。必須改變人生觀,才能重新認同自己。

 

  人設一改,天地乍變。角色的情懷遂由謀職租房、拉琴飲茶的雅趣、鑑識推理的熱情,擴展到認同的轉移、時代的變革。

 

  作者莫理斯博學多識,在謎團詭計中精巧嵌鑲香港歷史,事件、人物、機構、地理沿革,為福邇的探案披上了近代本土的聲色。近代西方看香港,是異國情調的人力車夫、鴉片鬼、江湖中人、旗袍妓女蘇絲黃。本書掙脫這些過時框架,反轉觀看,藉虛構和史實重塑香港。

 

  本土化很難。環境與居民融為一體,失去邊界,所以居民難以反身回看。像蛇髮女妖梅杜莎,一看便化為石像,只能藉銅盾倒影斬殺她。小說也須拉開距離,才能指認香港。本書的第一個視角,是外人華笙,北來的傳統中國人看香港。

 

  自一個誠樸剛直的退役軍人華笙眼中望去,入境香港便從「光緒七年辛巳」變「西曆一千八百八十一年」,「陰曆八月」變「陽曆十月」,十二時辰變成二十四小時;宵禁竟不准華人上街;街上無荷無李,卻叫荷李活道……目睹異次元力場連時空都可肆意扭曲的乖張,華笙不禁怒斥亂七八糟。

 

  《香江神探福邇,字摩斯》細緻寫出清、港兩地同文同種帶來的錯置:華笙第一次出國,卻沒意識到已身在外國。不知香港僅僅英治四十年,斯地神貌已非中國。穿梭兩界,剃頭留辮換成西裝頭,北方口音會被誤寫為南音……慣行路徑處處拉扯著人。
 

  而華笙遇到了一個精通多種語言、各地口音的翻譯者,連北方黑話都瞭若指掌。華笙出國,福邇回國,乍看是反方向逆行。華笙遭遇的文化震驚,福邇已在歐洲日本經歷多年,老練為新移民華笙解釋英俗。然而福邇留學,是另一種科舉晉身路線。不求功名聞達,反而一水之隔留在香港,似乎福邇也跟華笙一樣逃離故鄉。不同的是,他認同了西學,有能力去背叛華笙無力背叛的理想。

 

  本書的第二個視角,是翻譯者福邇的英治港人觀點。何謂香港?是華笙和福邇的差異,福邇的今昔差異,福邇的新理想。

 

  原作的華生忠誠沉穩,福爾摩斯霸道衝動,解謎的熱情像一陣狂風,日夜颳得他滿街跑。

 

  《香江神探福邇,字摩斯》中,反而是福邇老成持重。華笙脾氣大,發現宵禁歧視華人,氣得差點拂袖回中國。福爾摩斯冷傲睥睨眾人,福邇居然會讀空氣、打圓場。華笙遺憾受傷不能上戰場報國,福邇體貼安慰他行醫也能報國。訪客誇福邇是未卜先知的活神仙,福邇還會引經據典,自謙不如東方朔百猜百中、不如耿玄善占。

 

  原作中福爾摩斯絕不謙虛,華生回憶「他高興得漲紅了臉。我早就看出,他聽到別人讚揚他推理的成就時,會像姑娘聽人讚美她一樣敏感起來」。福爾摩斯說:「你知道魔術師一揭穿戲法,就得不到讚賞了。如果我告訴你太多訣竅,你就會認定福爾摩斯這個人其實很普通。」「我喜歡聰明人,他們都巴不得被抓。被人賞識、吹捧,終於成為焦點。這是天才的弱點,約翰,他們需要觀眾。」正是夫子自道。

 

  所以福爾摩斯享受嘲笑警察,隱瞞線索證明自己更聰明。《新世紀福爾摩斯》中,福爾摩斯叫警察閉嘴:「你把整條街的智商都拉低了。」

 

  福爾摩斯是愛現的屁孩,福邇則是破案為善不欲人知,把功勞奉送給警察。讀者在福邇、鶴心、華笙身上,彷彿看見了徐克電影中儒雅的白衣大俠黃飛鴻、十三姨、梁寬,真誠高潔,始終如一。

 

  原作《血字的研究》中,兇手復仇,向受害者提議俄羅斯輪盤賭「這裡有兩粒藥,一粒有毒,一粒沒毒。你選一粒吃,剩一粒我奉陪」,以示公平。但受害者沒事為甚麼要跟你賭?所以劇情安排兇手持刀逼吃,美中不足。刀換成倒數殺人裝置,就是《火線追緝令》、《奪魂鋸》系列恐怖片。影集《新世紀福爾摩斯》首集稍好,改脅迫為引誘,兇手拿自己的命引誘對方下注,點出福爾摩斯這種瘋子才會躍躍欲試。影集把焦點拉回博弈,而本書〈血字究祕〉更貼近原作遊戲的公正。

 

  統治階層總濫權操縱遊戲規則牟利,所以約翰.羅爾斯《正義論》提議,在分配資源給富翁和乞丐時,假設「無知之幕」:讓作決定的人不知道自己未來會是富翁或乞丐,就能避免決策自私,盡力為弱勢設想。《血字的研究》中,兇手有資訊優勢,知道哪一粒有毒,但主動拋棄優勢,與對方同受「無知之幕」蒙蔽。即便是血海深仇,兇手仍尋求公正。

 

  〈血字究祕〉中,福邇猜出兇手是誰、如何犯案。華笙問何不報警抓人,福邇回答,英國法律講憑據,不像中國憑嫌疑便抓人,嚴禁用刑逼供。於是讀者看到福邇設置他的俄羅斯輪盤賭,賭命換證據,偉烈得其神采。

 

  福邇說南宋鄭克《折獄龜鑑》、宋慈《洗冤集錄》創偵探科學之先河,早了歐洲幾百年,現今歐洲卻遠超中國,所以希望集古今中外鑑證辨偽方法之大成,讓偵探科學更上一層樓。

 

  那為甚麼中國法醫學、偵蒐技術未能科學發展?因為縣衙只收稅、徵兵,不求毋枉毋縱,所以偵辦難以精進,拷問倒是日新月異。平民不相信司法公正,兇手當然也不會在復仇時還想要公正。《血字的研究》中兇手的對賭,在中國不會發生。福邇的對賭,照見香港超越時代,迎接人權的隱約曙光。同樣報國,華笙的理想是個人成就,福邇的理想是平等法治,他是溫和的改革開放派。

 

  在令人目眩神迷的解碼、詭計、鑑識之間,本書寫活了香港自豪的理性啟蒙精神。《福爾摩斯探案》,謎底常是一段跨海的復仇,來自遠方大陸的恩怨情孽,要在此地了結。本書的動盪,也常是異國的餘震,在香港島嶼上交匯。而讀者從混濁中看清善惡,驚訝、哀傷之餘,能夠憐憫兇手的冤情,是因為正義已經得償,否則鄉愿只是殘忍。可見悲憫何其珍貴,它是偵探用技藝精進掙來的。

共4筆
推薦主題&活動
《克蘇魯的呼喚》漫畫版

《克蘇魯的呼喚》漫畫版
2/6前獨家優惠85折

敬.那些為民主奮戰的人們!

敬.那些為民主奮戰的人們!
1/25-2/15

《裝幀師》作者新作上市

《裝幀師》作者新作上市
1/25-2/15

《AE事件簿》新書上市

《AE事件簿》新書上市
單本85折、兩本79折

幽靈社團延伸書展

幽靈社團延伸書展
1/21/2/9

社群連結